首页-- 散文与新诗--详情

真情喷射的心中之歌

读何玉白《门外集》

2019-02-19

□周玉清

《天府诗苑》原主编何玉白老将他的《门外集》从北京寄来,嘱我作“序”,委实感到有些难以承受。神交玉白先生十多年,《天府诗苑》创刊,他担任主编,编辑了27期诗集,我忝被聘为“顾问”,自然有一些交往。知道他是1947年进入四川大学中文系的老大学生,功底深厚。且于中国作协重庆分会《红岩》、四川省作协刊物《峨眉》、《四川文学》任编辑,《四川作家通讯》作主编等多年。又常从《天府诗苑》上读到他不少诗词,深深感到其诗出自胸臆,朴拙雄健, 大气磅礴,坦荡率真,充满一股活生生的气韵和强劲的生命力,不好妄加评论。然而他从北京专程寄我,学习之余,感慨系之,只好勉为其难地权为写“序”了。

先生的诗,虽然不是仪态万方,妙语连珠,飞花溅玉,最大的亮点,就是“真”——真情厚意,浸满了对时代、对生活、对家人,对友朋,对人生、人性、人情,独特的热爱、体悟和感受。不卖弄技巧,不墨守成规,不画地为牢约束自己必须写什么,不写什么。总是率性而发,有感而发,“情动于中而形于言”,着力点放在追求自我主体独特的领悟上。所以不管大大小小,零零总总,往往来来,多多少少的事态,物象,只要主体的审美情趣与客体相通而被激活,浸润于心,就会发酵,升华成为他的诗歌,他心中热爱的时代、人和事,而给与我们以不同的视觉冲击和精神震撼。

玉白先生是新社会毕业的大学生,对国家,对时代,对英明的领导人,都怀着深深的情。他的《缅怀周恩来》“长征让位甘居佐,治国鸿裁难计功。屈指前朝贤宰相,调和鼎鼐孰如翁。”叙事中浸满朴拙真挚浓浓的爱,将总理立党为公,不计个人名利得失,极具治国才能等优秀品德,高大形像呈现眼前。不是违心之作,不是歁世盗名,是从真实灵魂中自然而然流淌出的敬佩之音。他的《南山歌》写留美、加拿大获博士学位蒋生失意自杀事件,也是以自已真情实感投入写作的。“赤县十三亿,虎视复龙镶。.......复闻加国好,风光堪徜徉,惜哉滞加双博士,何事凄惶竟自戕。胡不见,渥太华西北京东,波涛起伏太平洋。太平洋阔亿万顷,蛟龙鲲鹏百族蒇。繁衍生息永不绝,潜游觅食少张扬。一旦受惊生愤怒,扬鳍击水倒银潢。碧浪如山从空泻,礁移岛走海发狂。风云为之变色,天地为之低昂。鳞介犹能有作为,昂藏七尺自应当。”以汪洋恣肆的笔姿,以鲲鹏、蛟龙作比,激情奔涌,行笔垒落,随物赋形,细读中让人悟出一种新的境界——我新中国为鲲鹏、蛟龙提供着如此广阔奋飞的天地,该生本可有所作为,不该怀才不遇即死。诗味隽永而铸意工巧,蕴含深刻的人生哲理,婉曲而有回味的余地。

在《俄罗斯废航空母舰放歌》中这样写:“舰首有巨物,导弹赫然存。一旦破空起,声威鬼神惊。海面鳞甲动,天边白云蒸。 ...... 忽听汽笛叫,报警有敌情。舰周硝烟起,对空炮雷鸣。休闲游乐地,突然杀气腾”等等。写观看废舰导弹发射游戏,立体直观,呈现大气磅礴、激情喷射的总体气势,朴拙中自然遒劲,令人荡气回肠,惊叹不止。而负载着历史的沧桑感,这种游戏既可以愉性,也自然引起观看者对历史的回顾:“忆昔黄海风波恶,甲午沉船百代哀。南京国殇三十万,长江百舰化尘埃。神州无故遭血洗,国人悲愤震九陔”而愤恨不已。再回到当今的现实“军国幽魂时隐现,东洋动静费疑猜”,所以要鼓舞“磨砺青锋看和谐”了。折射废舰展出的教化作用和意义。写法上富于时空层次的动态把握,非常立体地将开初观看游戏时视觉和听觉互化,触发人们深深的思考。取材独特新頴,气势豪雄,语意奇警,赫然在目,感到一事一物,都随诗人的脉搏跳动而拓展了心灵世界的内涵空间,达到了思想意义上的一种审美高度,以气胜故也。

这样的诗在玉白诗中还多,像《太空十三天》《急驰救灾》《神七巡天》《习马会》等等,让人感到是因为感知伟大时代,从不知不觉中喷发出来的豪情在涌动,磊落大气,雄浑天成,主体和客体的自然融合,非单纯的卖弄技巧等浮薄之诗能比并的。罗丹曾说:“真正的艺术是忽视艺术的。”我想,玉白的诗可谓得到了。

青山丽水,清辞丽句,大自然的一花一木,在中国传统的诗歌里摇曳不尽,充满童话般的活力、生命力和诱惑力,让你深深地思索,让你去爱那从古至今,看不完、道不尽的山水田园诗词。玉白的诗在这方面也颇有特点,发自心田地写下许多热爱祖国好山好水的诗歌。《广汉金雁湖春行》“百亩红摇花带酒,千株绿绕柳如烟。颠狂草甸庄生蝶,宛转晴空望帝鹃。最是龙吟虎啸处,群童拍手舞蹁跹”。多么富于诗情画意的画面!红绿缤纷,斑斓璀灿。绿绕、红摇,拟人,带酒、如烟,拟物,以酒气拟花香,令人陶醉,以轻烟拟柳影,如梦如幻。以上景物描写,已具动态,似已把人带入神话般的境界了,不,下面草甸彷彿也有了人的生命,为之颠狂而让蜂蝶快乐地飞舞,望帝啼出的杜鹃,也在枝头快乐地歌唱。以上皆静动结合,生气勃勃,已经呈现美好的意境了;但还不,再加上人的活动,群童拍手舞蹁跹。一幅充满生气、活气、朝气、爽气、灵气的图画具张力、感染力和诱惑力,形神兼并,色味俱佳,活突突、全方位地袒露眼前,是诗人浸满心中的感悟、精神的灵韵,描绘出来、和谐快乐的时代游春图。《重阳偕老伴游府南河》“拥岸紫荆红似火,临江黄桷绿如油,秋光胜酒人心醉,锦里新装广厦稠。”《昆明》“云鬟雾鬓花羞貎,翠袖衣衫玉作魂。应是瑶天殊寂寞,故依滇水度晨昏”等。没有凄苦,没有肃杀,没有荒寒。准确地捕捉住当今时代欣欣向荣、蓬勃向上的各自特征:府南河紫荆红似火,黄桷树临江绿如油。广厦换了新装,站立两岸,游人都为之陶醉了。意象何等地有色彩,动情地折射生活的和谐和幸福。而昆明呢?诗人将它比喻成头上戴满鲜花,穿着翠袖衣衫,以玉为魂的仙女,因为寂寞,便来到滇池观赏美景,以度日月。不是单纯的写景状物,而是用独特、富激情的想像来评述,让客体在诗人的情海里发酵、融化,上升,转化成一个立体直观仙女般的美人,久久地倚站在滇池水边。想象奇特,比喻新颕,昆明之美,无以过也。有的诗如《辛卯重阳》“高铁飞驰动车组,垄头竞建吨粮田。天宫飘忽冲霄上,航母轩昂试海还。”《龙门》“铁索迂回平缓起,金轮旋转直飚升”等,美轮美奂中更具时代的气息,值得我们重视。

诗歌是情感真善美的结晶。玉白的诗真情无处不在。他生活在人杰地灵的乐山市,这里出过许许多多大文豪和名人。“一门父子三词客”的苏东坡不正是那里的好山好水润育成为享誉全球大文豪的吗? 玉白长期浸润于家乡清泠毓秀的山水之间,生活的启示,自然激发他创作的灵感,他的真爱,让他情不自禁地歌颂家乡的人和事。如《乐山读书台》“彭峨山水甲天下,代有才人载酒游”。游人之多,以山水之胜故也 。《读金勗琪老同学画作》“一簇牡丹系神品,摘来秋色也宜人”。写友人善画牡丹,于秋天画出春天开放的牡丹,也增添了秋天景色的神韵,别具情趣。《东坡礼赞十九首》、《眉山苏词银杏》、《汉宫春母校眉山中学百年华诞》等等,无不物我交融,浸润笔端,袒露着诗人一往深情的桑梓情怀和人格媚力。

生活无处不在,玉白之诗自然也无处不在。他的诗,生活面宽,题材广泛,又执着于从现实生活中选择那些能抒发自己强烈感情的形象来加以展现。如《包揽金牌》“横扫乒坛无敌手,团体单打尽封王,华夏喜洋洋”,《生查子》“七十度高坡,七寸宽山路,....... 背上老伤员,危殆鱼游釜”,《汉宫春》“天地无情,休怨,有人间大爱流淌乡关。....... 三军用命,舍生忘死解危艰”, 《江油行》“不见轻裘换酒客,令人长忆谢公山”,《新加坡诗协会访蓉》“泊雁诗词清且丽,狮城灵气汉家风”,《国际象棋新女王》“督战金山梁红玉,鏖兵边塞花木兰,改书国际象棋史,喜见英雄出少年”,《贺西蜀管弦交响乐团专场演出》“铜管琵琶主旋律,锦瑟银铮杨柳枝,此日蜀桐张雅韵,江南江北尽相思”等等。以强烈的感情拥抱生活,故能挑选生活中真善美的形象,生动质朴地加以袒露,避开了华而不实的毛病,而具“大巧之拙”、“浓后之淡”的特点。

玉白的这类诗词还相当地多,无论对亲情,对友情,对高大有贡献的英雄,还是无名小辈,他都溢满真情厚意,而见其精神风貌。朴淡中有诚挚,浅近中有浓烈。不矫揉造作,不浮泛虚假,没有迟暮的忧郁,没有沉沦的感伤,有的是净化中的苍厚、陶醉,整体的和谐、欢乐、温馨、人道、幸福、真的爱恋,真的憎恶,是具民族特色,充满活力,歌唱伟大时代的美好乐章。

分享到:
|||||||||||||||||||||||||||||||||||||||||||||||||||||||||||||||||||||||||||||||||||||||||||||||||||||||||||||||||||||||||||||||||||||||||||||||||||||||||||||||||||||||||||||||||||||||||||||||||||||||||||||||||||||||||||||||||||||||||||||||||||||||||||||||||||||||||

评论

    投稿QQ
    909095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