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与新诗--详情

十年又十年,归来仍是少年

2020-01-02

何红霞

大着步子走回家,已是接近七点,珺童和婆婆跟我也是照面没打便早早的下楼练习轮滑。

我舒了一大口气,一边恶狠狠的往沙发一躺,一边命令 “天猫精灵”播放歌曲并且音量调至适度,闲散得似乎不近人意,大概是一回家没能吃到喜欢的水果,又或是没能出去逛逛湿地公园,但我又是自由的,这样来回折腾,着实有些矫情和矛盾。

看了几篇喜欢的文章,意犹未尽,突发奇想跑去几近荒废的QQ空间扮一回读者,用一句现在的话来说,真是“打脸”。当翻到那篇“我的十年感言”,细细品来,虽说口水话不断,四川话八级,但其中蕴涵的青春味道最为浓厚,也是它的原因,便有了写下这篇姑且叫做流水账文章的冲动。

我竟然已渡过三个十年。

十年

呱呱坠地,牙牙学语,长成10岁的我必定这样而来。还能有印象的便是:初上幼儿园时的怯弱,笨拙;懵懂小学时,秋雨绵绵开学季,稻草湿田,奇特新书味道,三八线……还有因为“干鼓人”被攆得满田坝跑传来的一阵阵冲破天际的哭喊。

再十年

青春年少,豆蔻年华,犟脾气也是收敛些了。也遇到了好几位会一辈子感恩的老师,虽然现在少有联系,但是坚信无论我们都老成什么样子,见到时依然能一眼认出。尽管这个十年最后没能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尽管有时会恨自己为何不再多努力一点,甚至捶胸顿足,但都不足以让我厌倦这个十年。

十年又十年

竟到了三十而立之年,参加工作也近10年。欣喜,新奇,慢慢适应并且习惯,时不时的挫败,或有或无的压力,也是很容易的戳破泪点,像是春夏秋冬,四季变换,已成规律,便不觉得难为情。只是,这十年,不再被父亲母亲管着,不再被老师教导着,反倒是变换了角色成了“说话上算”的一家之主,教人育人的妈妈,与老师之间也像是朋友了,满怀的尊敬也只能是放在心底,估摸着,这便是岁月的变迁吧!

 拦不住时间,便也就往小的活,并不是越发的无知不懂事,也不是异想天开想要抵抗岁月的痕迹,或许便是,再过十年又十年,仍然初心不变,归来仍是少年。(安州农商银行秀水支行供稿

                         

分享到:
|||||||||||||||||||||||||||||||||||||||||||||||||||||||||||||||||||||||||||||||||||||||||||||||||||||||||||||||||||||||||||||||||||||||||||||||||||||||||||||||||||||||||||||||||||||||||||||||||||||||||||||||||||||||||||||||||||||||||||||||||||||||||||||||||||||||||

评论

    投稿QQ
    909095587